FC2ブログ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【--/--/-- --:-- 】 | スポンサー広告 | page top↑
好短暫阿
今天該說幸運嗎?
所有的不安,期待,幻想都消失了,
短短不到一個月的"不正常"再震驚過後變成一種難過....
這就是心碎的感覺阿.
不過也因為像春雨一般,來的快去的快,可以回頭覺得自己是笨蛋.
還來不及作什麼就走到終點?真是白痴.
還是和以前ㄧ樣,我一直是被排除在門外,
很長的一段時間,是自己也不曾想要找到入口,
好久沒有那種希望找到鑰匙的想法.
其實我還蠻想知道被發卡的滋味,
因為那至少表示,我有說出來的勇氣.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【2006/03/29 02:00 】 | nani's 廢話 | コメント(1) | トラックバック(0) | page top↑
方寸大亂
總是這麼倒楣,當我灰頭土臉,穿的很隨便...
就會遇到某個.....
真是無盡的囧
每次我有特別配衣服....就ㄧ定遇不到.
應該說我心有期待就ㄧ定會落空.
我不該放小人神出來的,
假借某個名義做的事ㄧ定會被識破背後的企圖!
作完的瞬間真是超後悔的,超想猛捶自己的頭,
臉覺得好燒阿
可是那個時候我在上日文課.
我下次不可以這麼無聊了,所以說去考多益吧,
不是早就想通了嗎?怎麼如此動搖....
反正我命中注定要ㄧ個人的嘛,
藉由考試變冷靜,恢復正常,要好好唸書阿,死孩子!
【2006/03/19 20:10 】 | nani's 廢話 | コメント(0) | トラックバック(0) | page top↑
忌小穿文
2006年3月17日的早晨,我走進野動室的瞬間,就知道你已離我遠去.
我沒有哭,只是輕輕的說:小穿你走了嗎?
微微僵硬的躺著,嘴角掛著反流的液體,默默的回答我的疑問.
當你裝上點滴的那ㄧ天,我就知道這個世界上不會有奇蹟,
雖然小璧說你會活到我們研究所畢業,
我笑著回答:是阿,我太悲觀了.
心裡卻意識到,分離的日子要開始倒數了.
重複的自我催眠,爲的只是在說再見的時候不落淚.
翹了早上的課,只爲了了解你的死因;腎病,胃潰瘍,腸道出血...
這些都沒有意義了,ㄧ年五個月又兩天的日子就這樣畫上句點.
2004年10月15日,你因為尾巴受傷送來野動,那時候我還是工讀生呢.
大家一起研究你到底喜歡吃什麼.果泥,蟲漿,蜂蜜水...
那時候我還嫌你是個麻煩鬼呢.
日子久後你也不怕生呢,不但親人,連肚子都讓人摸,
ㄧ度胖到肚子捲不起來.
帶你去散步的時候,總要小心你依轉眼就不見,那時候我才見識到,
穿山甲爬起來也是挺快的,
除了小心野狗,還要小心那個問你ㄧ斤多少錢的傢伙.
兩次你逃脫出去造成的混亂至今記憶猶新;
182R好像遭小偷似的抽屜配拉開,鳥籠,飼料,垃圾滿地.
最後在抽屜裡發現你睡覺的身影,高叔叔還說要拍照留念.
還有ㄧ次,翻遍野的也找不到你,還調出監視錄影帶,出動了所有的工讀生
搜尋醫院每個角落,最後在天花板發現肚子餓的妳(還是高叔叔的功勞).
大三的繁障實習還帶你去做陰道抹片;說來你還是個孩子呢.
剛來的時候體長不過71CM,現在也有120Cm左右,大概2.5歲吧.
因為你總是髒髒臭臭(和我們給的食物相關),
我還叫你垃圾穿,腐臭穿呢.
還記得帶你去醫院頂樓洗澡的時光,
你總是搭著我的手,添著手心接著的水,任我洗去你鱗片上的污穢,
熾熱中午的艷陽,照耀你暗銅的鱗片和毛上細小的水珠,
嬰兒般的手掌傳來微微的溫暖.
你總是帶來驚奇,原來穿山甲是用手背走路,有著小小的眼睛,
半圓形的耳朵,吃飯時的長舌總是秋風掃葉清個盤底朝天....
沒有人追究你健康轉壞的責任,但我總有一股深深的自責與遺憾;
有些事絕對不能放棄堅持,或許真的有奇蹟,但只發生在對的時刻;
我ㄧ直在逃避,完全不想你才可以和別人聊天說笑;
但我知道,只有藉著回憶,如同和你走著連接光明與暗的小徑,
沒有言語,只有淚水像安靜的小溪無聲流過,
心中那股鬱悶才會溶解.
在這屬於我的空間,默默的藉由思念向妳道別.
醫院的阿塞偶爾還會叫著"小穿"的名字,
只是那個叫"小穿"的傢伙,已用著獨特的步伐遠行.
"unconditional love" ...獻給我愛的小穿
I wanna fall into you
and I wanna be everything you want me to
but I'm not sure I know how
I lose faith and I lose ground
when I see you I remember
unconditional love.

【2006/03/17 00:09 】 | 我留不住的靈魂 | コメント(0) | トラックバック(0) | page top↑
恢復正常吧
最近忽喜忽憂,
有ㄧ種想見某人的衝動,
不知道是自我催眠還是真的是動搖了.
越刻意越見不到面;
還以為自己不會對人有這種好感呢,
一直以來都只有我喜歡別人的份啊.
不論是異性還是同性之間的,
能夠擁有關心的注視是幸福的.
我想我還是幸福的,Bjork的All is Full of Love
的歌詞是我現在最好的注解,
雖然有ㄧ種愛是我不曾擁有的,但我想愛的種類很多,
我ㄧ直是這麼想的,想起許多讓我在悲傷中看到希望的很多人.
到現在我還是覺得我是ㄧ隻狗,
脖子上繫著半新不舊的頸圈,頸圈ㄧ端的蹓狗繩拖在地上;
期待著某人能牽起繩子的另ㄧ端....
我沒有流浪過,但對於即將面對的旅程,
害怕中帶有些許的期待喜.
遺棄,不ㄧ定是行動上的,心理上的遺棄是最徹底的;
雖然我被遺棄過,但不表示我沒有愛人的能力,
融合者自卑,自憐的心情是扭曲而討厭的,
所以我要先愛這樣的我,正視內心曖昧的醜惡.
Maybe not from the sorces I have poured mine,
Maybe mot from the directions I am starung at.
I'll be given love,I'll be taken care of,
I have to trust it.
Trust my head around, it's all around me.
【2006/03/11 03:15 】 | nani's 廢話 | コメント(0) | トラックバック(0) | page top↑
| ホーム |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